罗援谈“红二代”的称谓

援谈红二代的称谓

2018-02-05 09:03阅读:10,331

    编者按:北京延安儿女联谊会经民政局批准成立于1984年,每年春节前后组织一次团拜会。201824日,一年一度的团拜会在解放军歌剧院举行,邀请了罗援将军和韩毓海教授专题讲座,全场座无虚席。罗援在《解读习近平总书记的强军思想》讲座开始时,谈到对红二代称谓的看法,赢得了全场热烈的掌声。

    我根据录音整理如下: 坦率地讲,我不赞成红二代称谓的提法。如果有红二代,是不是还有白二代黄二代蓝二代?这个提法是有些人有意无意地把我们革命干部子弟,和一般的群众隔离开来。管我们革命干部子弟叫官二代富二代太子党特权阶层

    我看网上有这种提法:我们不为你们去上战场,你们是你们,我们是我们。这是挑拨民众和我们军队的关系,在群众当中搞挑拨离间。你上不上战场,不是你所决定的,是国防法决定的,国难当头都得上战场。

  

我建议还是用更加平和的提法革命后代。因为老一代革命家一直教育我们,不要有自来红思想,反对特殊化,要求与人民群众打成一片。
    我用了习近平同志插队时的一张照片(指会场大屏幕上)。如果用来划分,我们绝大多数应当叫着农三代工三代。因为我们的父辈大部分来自工农,都是泥腿子出身,我们时刻不要忘记我们是人民群众的一员。
我非常欣赏将军后代合唱团,有一首诗朗诵,名字叫《乳娘》。讲的是我们许多革命后代,当年寄养在老百姓的家里, 是太行山、大别山、沂蒙山的红嫂们用乳汁抚育了我们。
    我到威海去讲课,当地老百姓给我介绍:抗日战争时期,胶东的育儿所有三百多名乳娘。一个地区集中三百多名乳娘,用超出生命的大爱,抚育了一千二百二十三名革命后代。在敌人扫荡时, 育儿园不断迁徙,无一人伤亡。这张图片(指会场大屏幕上)是1951年,这些乳娘和革命后代的照片。人民是我们的再生父母!

我们的亲生父母也是来自人民,为人民而战,为人民服务,我们为他们的光荣业绩而自豪。但我们继承的不仅仅是他们的血统,这是无法改变的;我们更应该继承的是他们的传统,这是我们必须终身践行的。我们不仅应该知道我们从哪里来,更应该知道往哪里去。党的方向,人民的需求,就是我们前进的动力。我们同党的事业、人民的事业溶为一体。
    因此我建议:我们以革命后代取代红二代。如果依然用红二代,我建议用泛红二代的概念,凡是拥护共产党领导的,拥护社会主义国家,为社会主义国家服务的各阶层的后代都是我们依靠的力量,工、农、兵、学、商的后代都应当称为红二代。我们年终的联谊活动应该称为首都各界红色文化团体联谊活动。这是我的个人之见,供大家参考。(特别感谢张雁之大哥提供的团拜会会场相片)

 

网友评论:

发布评论:

评论最多输入2000个html字符 您还能输入0个html字符